北大召开“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专家热议网络游戏直

2019-11-16 08:59:10

北大召开“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专家热议网络游戏直

9月19日,“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开元大厦举行。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大学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许多法律专家讨论了“网络游戏直播、短视游戏和竞争监管”三个问题。这是继8月31日《实况游戏产业白皮书》发布后,业界专家对网络游戏版权相关问题的又一次深入讨论。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的陆海军教授认为,在讨论网络游戏直播画面的版权保护时,在音乐、电影和电视等娱乐产业的生态链中,作品创作、表演和传播的权利分配和许可机制非常明确,广播电台、电视台、在线平台、自媒体等媒体对作品的使用需要获得相应权利的许可。作为一项智力成果,网络游戏应该受到保护,随后的使用和传播也应该得到网络游戏开发者的认可。陆海军教授开玩笑地说,“在线游戏是衍生行业的挤奶女工,比如在线直播游戏和短片。摩天大楼拔地而起时,我们应该付钱给送牛奶的人。”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业内一些人也将直播游戏定义为合理使用,认为它们属于转换和合理使用的范畴。陆海军教授反对这一观点。例如,他说,“一部小说或电影剧本是否应该被转换成电影在理论上,但为什么不能被认为是合理的使用?原因很简单,因为无论是美国的四要素标准还是包括中国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在内的三步检验法,都是对某一行为是否构成合理使用的综合评价。转换性使用只是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合理使用的一个因素,简单地将转换性使用等同于合理使用是不合适的。”

金城通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勇律师立即谈到了网络游戏及衍生产品的版权保护。当前司法实践中有两条相对清晰的保护路径。第一是保护作为独立作品的网络游戏中的元素,例如作为软件作品的引擎,当网络游戏中的艺术、人物、音乐和游戏规则满足原创性时,这些元素也可以得到保护。第二,从网络游戏整体保护的角度来看,运行在终端设备上的网络游戏所呈现的连续动态游戏图像可以分为电气作品进行保护。

至于玩家在游戏过程中是否具有原创性这个更具争议性的问题,王勇律师认为这应该取决于不同的游戏类型。“在大型竞技游戏中,由于游戏艺术、音乐、文字、武器、地图等元素,以及游戏规则和游戏开发者预先设定的规则固定不变,玩家就像足球运动员一样,都是为了竞争的目的而输赢,因此认为玩家具有版权法意义上的创造性行为是不恰当的。然而,在像“我的世界”这样的沙箱游戏中,玩家有很多创造性的空间,也有创造性的机会和可能性

对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的讨论必须与新兴的短视频产业密不可分。第二个问题与短视频游戏有关。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甘涛认为,与传统视频网站不同,当前的短视频平台在商业模式上具有多种互操作性。用户可以在观看短片的同时切换到主直播平台和电子商务平台。在视频内容方面,短视频平台更加注重内容的社会性和互动性,粉丝和广播员通过该平台进行互动。在服务支持方面,平台为用户提供更多服务,如视频编辑美化、虚拟礼品欣赏、视频推广等。盈利模式是间接的,涉及广告植入、粉丝增值、电子商务推广和平台补贴等。副教授甘涛指出,“目前,短视频游戏大多是游戏运行的片段。至于这种行为是否是合理使用,必须注意的是,我国著作权法中的合理使用条款是一个封闭的规定,使用目的应主要考察。在判断这个问题时,我们必须注意产业生态、经济效益链和平台的商业模式。”如果主持人播放的游戏短片内容构成侵权,平台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需要案例分析。许多短视频平台的游戏内容由专业的短视频商业运营商、合同广播公司等发布。甚至这个平台也提升了视频的排名。与普通用户发布的短视频内容相比,平台应该对这些视频有更高的关注责任。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平教授指出,目前中国网络游戏版权生态领域出现了一系列争议,涉及游戏版权所有者、直播游戏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以及游戏主持人和游戏玩家。我们需要明确的是,各种直播平台进行游戏直播的原因是他们看到了这种商业模式的巨大经济效益,可以通过用户奖励、广告和流量等多种方式实现。没有商业利益的驱动,直播平台就不会开展直播服务。张平教授认为,只要是出于商业目的,现场游戏播放和短视频游戏播放,不管玩家或主持人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原创贡献,也不管新作品是否已经形成,都必须获得前一个游戏版权所有者的授权。以短视频游戏为例。无论捕获的短视频图像有多短,只要用于商业传播,就必须经过授权。这就像用电影材料制作鲜花、广告和娱乐一样。游戏开发商不会限制普通玩家玩游戏,但他们有权限制自己开发的游戏的商业用途,包括限制其他人使用他们的游戏进行不公平的商业竞争,如搭便车。

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网络游戏和直播行业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在讨论内容版权时,各方之间的竞争不容忽视。第三个主题是关于竞争监管的讨论。虎牙直播品牌市场部副主任魏冉女士首次涉足直播行业。目前,中国的江湖直播已经进入后黄金时代。该行业将更加注重技术和生态,新的力量将不断进入舞台。斗鱼和虎牙被一个接一个地列出来。今天的头条新闻建立了一个直播平台。谷歌已经投资触须。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标准化。社会非常重视直播行业。魏冉表示,“在5g时代,随着网络基础设施的加速,直播内容将被更多用户接受,直播将成为5g时代最大的受益者。”

在科学技术的推动下,新的经济形式和产业正在迅速发展,直播游戏和短视频产业应该逐步规范。中国政法大学张进教授认为,欧盟版权法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欧盟的数字版权立法持续了两年多,调整了“避风港规则”,建立了新的授权寻求义务和技术过滤的全面合作治理方案。然而,中国音乐产业的版权秩序已经相对规范,大型平台将积极寻求授权。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中国国家版权局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份“关键作品警告清单”,要求“提供存储空间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禁止用户上传版权保护警告清单上的作品”。目前,中国应鼓励平台以实践第一、时机成熟时是否需要立法的基本态度创新版权管理措施。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宋健认为,实况游戏产业,特别是电子竞技产业的竞争法,可以受到体育相关制度的启发。宋健法官说,“中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支持和规范电动体育产业的发展。《体育产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明确将电子竞技和其他体育运动作为重点,引导消费型健身休闲项目。电子竞技(Electric Competition)是基于游戏和游戏之外的数字文化体育产业,集竞争、科技、经纪、娱乐和社会交流于一体。在电子竞争产业链中,游戏版权方将内容授权给主持人和游戏直播平台。游戏直播平台主要通过主播传播内容,吸引流量,通过奖励和广告创收。\ ' \ '

对于游戏用户来说,他们更关心内容本身,而不是内容的生成方式。什么形式的内容对用户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借鉴传统体育赛事产业转移制度,可以规范市场中的锚定跳槽问题及其引发的纠纷和诉讼。然而,对于现场游戏图片的版权保护,这与现场体育游戏图片的问题是一致的,其版权属性应该得到承认。

最后,北京大学的盛洁敏教授在讨论中指出,游戏直播行业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就像当年的网上订票一样,是一个新事物。对于新事物,有些人容易接受,而有些人难以接受。但有一点很清楚,知识产权保护对这个行业的发展至关重要,这个行业包括游戏开发商、游戏玩家、直播视频和短片的博客作者、平台和主播协会。由于不同角色的位置不同,它们对内容授权的要求也不同。盛杰民教授说:“有人会说不同意授权就是滥用权力和垄断。我认为对于新行业,我们需要知道足够的信息来做出专业判断。我们仍然必须坚持宽容和审慎的原则,为新事物的发展留有余地。我们不能控制死亡。我们必须给这个行业充分发展的机会。”

(责任编辑:张洋hn080)

资料来源:Orient.com。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北京快乐8下注 pk10聊天室 幸运农场投注 福建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