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富人群税后月收入约1.8万元 94%名下有房产

2019-11-08 19:21:36

新富人群税后月收入约1.8万元 94%名下有房产

9月10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以下简称上海金高)与世界领先的金融服务机构嘉信理财联合发布了第三期《中国新富财富与健康指数》。

该指数调查采访了年收入12.5万至100万元、可投资资产不到700万元的3800多名新富,涵盖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4个一线城市,成都、杭州、大连、厦门、重庆、武汉等6个二线城市,南通、石家庄、中山、昆明、襄阳等5个三线城市。

调查结果显示,新富人群对传统投资形式表现出明显的偏好,尤其是在高储蓄率和房地产投资比例方面。90%的新富表示,他们有定期储蓄和投资的习惯,房地产在他们投资组合中的比例比2017年增加了13%。这一趋势与新富人群投资组合中股票和债券的低比例形成鲜明对比。调查结果还显示,一线城市的新富阶层特别关注子女的教育投资,即使是新富阶层中的低收入群体也不例外。

90%的新富将把他们每月收入的55%用于储蓄和投资。

调查显示,全国新富的月平均税后收入为18281元,一线城市为19667元,二线城市为16960元,三线城市为15722元。90%的新富说他们有定期储蓄和投资的习惯,他们每月收入的55%用于储蓄和投资。

其中,一线城市87%的受访者有固定的储蓄和投资习惯,二线城市94%,三线城市90%。一线城市占储蓄和投资月总收入的56%,二线城市占54%,三线城市占51%。其中,现金和定期存款比金融投资更占主导地位。68%的新富表示他们拥有定期存款,而不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拥有股票等投资产品。在全球市场日益不确定的情况下,新富人们将储蓄视为抵御风险的一种方式,从而帮助他们保持对财富的信心。

房地产在新富人群投资中的比例上升。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新富(94%)都说他们名下有房地产。一线城市93%的新富拥有房地产,二线城市95%,三线城市98%。

从2018年到2019年,新富的投资偏好逐渐转向房地产。去年的调查结果显示,36%的受访者更喜欢投资金融产品,而不是房地产,今年这一比例降至9%。此外,倾向于投资房地产而非金融产品的人口比例从2018年的19%上升至2019年的27%。

房地产在新富集团投资组合中的比例也大幅增加。2017年,房地产平均占新富集团投资组合的20%,2019年这一比例上升至33%。与此同时,考虑重建金融规划的新富集团45%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将增加对房地产的投资。

另一方面,股票和债券在新富投资组合中所占的比例相对较低,分别只有8%和2%。即使在金融业相对发达的一线城市,新富人群投资组合中股票的平均份额也只有9%,债券只有3%。

调查结果显示,65%的新富认为自己是保守或稳定的投资者。新富对风险管理的有限理解进一步违背了谨慎的自我认知。当被问及如何处理10%的股票回报率时,67%的人说他们会增加持股,17%的人说他们什么都不会做,16%的人说他们会出售股票并购买其他投资产品。

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国际商务副总裁莉萨·亨特(Lisa hunt)表示,中国对金融市场的开放带来了许多机遇,这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一个积极的好信号,意味着中国投资者可以获得更多的人民币产品和服务,产品和服务的供应商可以是中国国内的,也可以来自世界各地的各个市场。此外,它还带来了更多的教育机会,可以提高人们的理财知识,增强人们的理财意识。

丽莎·亨特,国际商务副总裁查尔斯·施瓦布

丽莎·亨特(Lisa hunt)认为,作为一名投资者,如果你想长期抵御风险,就必须实现全球资产配置,这样你才能在涨跌周期都抓住市场机遇。因为大多数投资者反映了本国的投资偏差,所以他们更喜欢在本国配置资产。海外公司的优势在于,它们为投资者提供了真正实现平衡、走向全球市场布局和进行多元化资产配置的机会。

丽莎·亨特(Lisa hunt)表示,在美国或欧洲,一般最佳做法是将投资分配的10%或15%投资于非国内市场。因为每个市场的经济周期不可能完全一致,所以当每个市场都有一个下行周期,而其他市场都有一个上行周期时,就可以进行良好的平衡和对冲。

上海金融高等研究院教授吴菲

上海高进的吴菲教授参与了该指数的发布。在一次采访中,他说中国的新富比西方国家更重视教育。尤其是在一线城市,儿童教育是我们最大的财富管理目标。“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如果我们将上海与纽约和伦敦进行比较,他们就不会有这种情况。”

吴菲说,另一方面,与三线城市相比,一线和二线城市对这一领域的认可度较低,资源投入较少,这也反映了一个社会的现状。

调查结果显示,除了房地产,新富们还希望有足够的资金来应对紧急情况,为退休做准备,赡养父母,并为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

儿童教育是一线和二线城市新富们最重要的财务目标,这个目标在三线城市排名第四。

新富人们认为教育决定了一个家庭未来的财富。在一线城市,相当多的新富通过教育提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现在他们也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保持或改善他们通过高等教育获得的社会地位。

中国新富的投资行为与西方有些不同。在中国,新富更有可能通过教育投资、房地产投资等方式实现财富增长。而不是投资股票和债券等金融产品。

数字渠道可以提高新富人群的金融素养

调查还显示,新富人群中金融产品在数字渠道的使用率上升至86%,而离线渠道的使用率为71%。同时,调查中3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向投资顾问寻求帮助,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投资的投资金额相对较小,21%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投资金额没有达到投资顾问的财务门槛,21%的受访者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财务状况,而19%的受访者表示找不到可靠的投资顾问。数字金融服务的普及可能会解决当前新富人们对投资顾问就业的担忧,并很容易被有兴趣使用这项服务的新富投资者所接受。

丽莎·亨特(Lisa hunt)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就中美投资者的差异而言,首先有相似之处。这种相似之处不仅存在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也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投资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期望和抱负,希望通过自己的投资行为实现这些期望和抱负。此外,另一个相似之处是金融知识相对不足。每个人都通过一些流言蜚语而不是正规金融市场的专业信息来提高自己的金融素养。

中美投资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可用性,不仅在于获得金融信息、信息和服务,还在于产品的多样性。就产品多样化而言,金融服务有很大的机会。另一个很大的不同是,中国和美国在投资预期的实用性方面存在差距。许多中国投资者更关注短期规划,而不是长期规划的影响。

她认为,中国在数字技术和移动平台的应用上走在前列,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渠道获取大量信息,包括与一系列数字互联网工具的合作。在美国,这可以说是一个多管齐下的方法,这意味着我们有面对面的金融知识培训。我们也可以采用团体训练的方法,一对一或一对多的训练。此外,我们的网站上可以获得大量信息,让投资者进行自我培训,我们还可以通过信息推送为这些投资者提供服务,以提高他们的金融素养。

“毕竟,与50年前相比,我们现在可以以方便有效的方式与投资者取得联系。我们认为金融服务领域的知识就是力量,您相应的金融知识可以帮助您获得更好的财务回报。”丽莎·亨特说。

云南十一选五 辽宁11选5投注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快三app下载 龙虎斗游戏